生日默默地變成另一種商業行銷的手段,所以第一個祝我生日快樂的,是髮型設計師,也不是太令人意外。
對於自己的人生沒有什麼特別的期待,越來越沒有目標,下一步是什麼都令人惶恐,想的當下唸書或許是比較好的,不管是不是要唸研究所。

說到這就要回到生日的旅行。生日是不是這天或許不那麼重要,重要的是我們賦予生日的意義。

高中以後才約莫比較有生日做些什麼的記憶,高三在逸仙樓外的慶生非常奇妙,可能那時候幫大家慶生是一種紓解壓力的形式吧,那時候大家聚在一起的感覺也真的很好。

大學以後,大一的慶生跟傳概課的powerpoint很有趣,大二則是在河堤外的慶生,大三在文化盃彩排中度過,從大三那次之後,我就知道單純享受生日是不太可能了,會有越來越多事情與責任了。或許因為這樣,22歲生日才顯得那麼特別。我在苗栗南庄參與賽夏族的矮靈祭。

要先坐客運到竹南,再從竹南車站坐客運到南庄,再從南庄坐公車才會到向天湖。前往南庄的路上,夕陽有些迷離。從報紙上讀來哀淒神聖的祭典,實際看到會是什麼模樣?



很難拍得清楚的照片,或許就是很難描述的心情吧。



祭典是肅穆的,過多的觀光客,卻使得氣氛顯得詭異。如果我們不懂其本身的意義,出現干擾的成分應該大於其他吧。



於是可愛的小女孩,也只是成了一種文化上模糊的影子。





儘管身處同一個國度,我們是否還依然抱持著異國情調,去認識其他的族群?

於是天明人潮散去以後,或許才能看到賽夏族人的堅持傳統吧。







向天湖祭場的天明,也一樣是那麼朦朧。



而向天湖的靜謐,也或許早已活在歷史中,而不是現實了。



一年過去,對於這個社會的認識,文化的理解,我多了多少?受傷以後,沒有了今年的生日旅行,希望腳傷好了以後我能彌補自己一下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psp 的頭像
bpsp

浪跡天涯的荒野一匹狼

bps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